“中土世界”寻遇记——坐大巴、住青旅,穷游

  时间:2020-03-04 16:55 来源: 作者:谢家集新闻

序言

Longlong ago,传说主神一如·伊露维塔创造了宇宙,宇宙中有个地方叫阿尔达,阿尔达的中土世界里居住着人类和精灵,那里有河流和山川、森林和湖泊、绿草和鲜花,那里有洁白的雪山和纯净的星空,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后来据说人们在地球的南端发现了那个传说中的“中土世界”,我决定动身前往,飞越大洋去寻找那传说中的美丽的地方。
2017年4月20日,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7点,我坐在一辆空无一人正慢慢驶入市区的公交车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城市街道上昏暗的灯光,感觉有些荒诞,我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难道这里会是传说中的“中土世界”,“霍比特人”和“精灵”居住的地方?”我在心里想。
1个小时前我刚刚走出Christchurch机场的大门,机场外除了一位正在扫地的中年妇女外只有几盏零星的街灯发着微弱的灯光,4月的新西兰夜晚的室外已经有些寒意,我突然有一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一辆公交车驶入了机场旁的车站,我坐了上去。
29路公交车的座椅显得有些陈旧,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大巴在黑夜中向Christchurch市区驶去,车上只有我一个乘客。
Christchurch的市区里只有些低矮的楼房,夜晚的街道上除了几辆偶尔驶过的车辆,冷冷清清,在临近Hereford Street的站点下了车,我看着“Maps me”的地图向预订的青旅走去。
10分钟后我按响了YHA Christchurch酒店的门铃,一位长相清秀的亚洲面孔的年青人帮我打开了房门,我的新西兰南岛之旅由此开启。
4月21日
Christchurch城是新西兰南岛最大的城市,被称为“花园之城”,是一座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艺术之城,美丽的Avon River在城市的中心蜿蜒流过。
据说2011年黑暗暴君“魔苟斯”曾经袭击了这里,死亡185人,城市被摧毁得面目全非。好在人类在“迈雅”的帮助下,很快赶跑了“魔苟斯”,重建了家园,只是至今还残留着那次袭击的痕迹。
我希望在这里能获得一些“中土世界”的信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穿行于城市之中,可惜一无所获。
4月22日
TranzAlpine高山观景列车刚穿过一望无际的Canterbury Plains平原,在即将进入南阿尔卑斯山高原前的最后一个小镇Springfield路边的农场里,我看到了那个叫着“羊驼”的家伙,与Canterbury Plains平原上数量众多的牛羊相比它们的数量实在是有些太过稀少,即使是在这个以它们为特色的国家。
“这是骆驼和羊的杂交?如同索伦旗下的半兽人一样。”我在想,“也许吧。”我没有兴趣深究,我是来寻找“中土世界”美丽的秋色。
我预订了8:15(以下都是新西兰当地时间)从Christchurch发车到Greymouth的TranzAlpine高山观景列车,一早天还没亮我就起身,在距离YHA Christchurch青旅不远的街头士多店吃完早餐后,7:30在青旅对面的街道上坐上了开往观光列车站的公交大巴。 早上太阳刚刚升起,我透过巴士的车窗看到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射在Christchurch城市里薄雾缭绕的草坪上,我相信这里距离传说中的“中土世界”并不遥远。 7:50阳光从TranzAlpine的火车站售票厅的窗户洒下,我刚在这里办完了车票兑换的手续。车站的月台上只有稀疏的几个人,还有20分钟发车,我看到这里的人们并不着急。 一只从我身旁经过的那个满头银发的车站搬运工人的狗引起了我的注意,在它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安全和友善。对于狗我总是莫名的偏爱,我一直相信它们的真诚。 8:15列车准时开车,车厢里的乘客不多,大约有一半的空位。车上的乘客大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悠闲的时光里来享受自己剩余的人生。 列车一路穿行在平原、湖泊、高山峡谷和牧场之间,过了Arthur's Pass山口后又进入到西海岸的热带雨林中,沿途的风景不错,只是过于强烈的阳光使我失去了拍照的兴趣,在强烈的阳光下大多数风景都会失去她们美丽而丰富的细节,让人只能看见大致的轮廓。 13:05列车准时到达终点站Greymouth,我换乘上InterCity旅游大巴前往今天的目的地Punakaiki。 Punakaiki的海岸显得有些阴冷,布满了黑色的岩石和沙滩,潮水在海岸边掀起巨浪。 我一个人走在Punakaiki黑色的沙滩上,看着地上散落的枯枝,我想这里一定不会是“霍比特人”居住的“夏尔”,这里是神秘莫测的“迷雾山脉”。 Pancake Rocks是Punakaiki最著名的景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薄饼岩”,我想那一定是个美丽的地方,可实际这里更象是“恶龙史矛革”居住的宫殿。
海岸边怪石林立、面目狰狞,深陷的巨大地穴让人心生恐惧,海水在地下的岩洞和地上的岩壁间咆哮着,远处黑暗的云层中太阳发出耀眼的红光,如同那“巴拉多要塞”上的“索伦之眼”。
“算了,我还是早点离开吧。”
( 本文作者 : 行者老高 ) 1234567下一页

2014年去过新西兰,当地的华侨说新西兰是好山好水好无聊,地广人稀。

发表于:2020-3-2 14:11


    有开始就有结束,一切短暂的美丽都会归于平常,我的旅程即将结束,午后我坐上了回程的大巴,大巴向Christchurch驶去。

 

上一篇:在家闷着太无聊去从化玩?驴友深山迷路7小时
下一篇:没有了


谢家集新闻网 ICP备案:皖icp备150083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