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冬穿玛纳斯河_户外

  时间:2020-03-11 16:54 来源: 作者:谢家集新闻

(已更新完毕)距穿越已经过去一年时间,趁记忆还在一一记录下来,便于自己日后的回忆。希望字里行间的流水账,也可以帮助到想冬穿玛纳斯河的小伙伴。
2019年2月4号,除夕,金沟河上游,两个人正在努力将窗花贴在一顶红色的帐篷上。在中国人团聚的时刻,我们二人却来到了天山深处的玛纳斯河。
春节冬穿玛纳斯河是计划之外,却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盘点装备,查阅历年天气、气温等情况,咨询户外店老板关于冬天山里的雪况,加之笨鸟13年冬季狼塔的经验,并且在进山前与树通了电话,众多信息的结合,才有了冬穿的信心和勇气。
根据玛纳斯河的探路过程及相关游记,最大的难点在于过河。笨鸟和我都是怕过水的人,抱着寒冬结冻,踩冰免去过水的心思,决定尝试冬穿。因之前,还没有队伍尝试冬天穿越,也担心因水流湍急玛纳斯河主河谷未能结冰的状况,做好了随时下撤的准备。

出发

1月30日:腊月二十五

喀什—乌鲁木齐

从喀什坐着扶贫车赶到乌鲁木齐,停留两个小时后又坐上了前往石河子的列车,终在天黑前到了石河子市。在石河子市户外店补充了剩余所需的小物件,并和老板张哥确定了明日进山的车子,一切妥当后,只等进山。

(春节氛围浓厚的石河子街头)

PS:张哥夫妇俩,超级热心爽快的人。一听我们是俩人,在这个季节要走玛纳斯河,先是劝导我们不要进去,后面了解到我们的计划与经历后,又帮忙打听山里目前的状况,告知我们山里一切都要以安全为主,说:山永远都在那里,以后还可以再来。张哥夫妇俩反复叮嘱以后,带着我们俩人去他家里,让我们尝一尝他们自家所做的手抓饭,再次谢谢张哥夫妇俩。

(张哥家庭版手抓饭)

徒步第一天

2月2日:腊月二十八

徒步17公里,累计爬升1040米,营地2520
腊月二十八,一家人忙忙活活一起准备年货的时候,我们俩按计划来到了玛纳斯河的徒步起点——宁家河电站。
(前往宁家河途中)
为了到达徒步起点费了一些周折,前往徒步起点的路上设了卡子,在还有十公里的地方下车,想着那就沿着卡子后面的河走上去。下车卸包后,从后面开来了一辆工程车,热心的张哥夫妇帮我们拦下了工程车,得以免去了不少的机耕路。
进山拉石头的工程车一直载我们到了工地拐弯的地方,十点四十五分,离既定徒步起点还有一公里的地方下了车。沿着雪地里的车辙印子一路走,也是省了不少力气。离下车不远的地方有几间房子,房子前面停了一辆车,那个时候有点害怕突然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人,把我们拦住不让继续前进,埋着头快速通过。
此时的天还是阴沉沉的不见太阳和蓝天,布满积雪的地方并不刺眼,道路两旁平整的雪面上,总有几道动物没有规律的脚印子。一路沿着车辙印子缓慢爬升,车辙印子像是好些天前的,已经被新雪所覆盖。
行走了两个小时后,低处一黑乎乎的庞然大物静静的观察着我们。因进山前张哥夫妇说过山里有熊,当时脑袋紧张又兴奋,心想居然遇到了这么个玩意。可是定睛细看,鼻子太像二师兄。笨鸟也上来了,二师兄也跑了,进山两个小时就遇到了山里的第一只野生动物。
看着还没有结冰的溪水,笨鸟心里隐隐担忧,如果玛纳斯河的水没有冻住那就完蛋了。夏秋时节徒步,哗哗的流水声绝对是惬意无比。选取冬天走这条线,本就是想趁冬天低温河水冻住,可免去过水这一点,便无心思去听这水声。
陡峭崖壁下,快速的走过,以防上方动物致使石头落下,即使山体再巍峨也没有留下时间去拍照。一串新的羊脚印子和我们一路向前,抬头便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野羊。在有羊的地方,往往意味着会有大型野兽出没,果然不久后就看到了熊掌印和猫科动物脚印。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看到熊掌印想到的不是熊掌,而是如果真的遇到了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它才会放过我们。
紫泥泉种养工作站,屋里有一张让人看了不想走的床,地上丢了十个红外线摄影仪的盒子,想必也是因此区域的野生动物较多,所以在山里安装摄影仪来观察他们。

虽然有这么一张舒服的床,可是离目的地还很远,继续前行。越往里走,树木越少山越荒凉,和各种动物脚印一起走向天山深处。

温度越来越低,时不时的出现冰坡,在第一个冰坡上行走时,小心翼翼的前行,听着脚下表面冰层碎裂的声音。自小很少在冰面上行走,所以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前面走过了几个冰坡,还牢牢的记住数量,后面个数多的已经记不住走了多少个冰坡。

一路上行走最为刺激的是在冰桥上行走。在需要过冰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将脚放在中空的冰面上,下面哗哗的流水,这个时候大抵都是自己吓自己偏多。冰凝结的地方已是坚固,轻放脚快通过是没有问题的。冰桥能过去,但是我却很难过自己心里那一关。
五点左右,离营地还有四公里。此时已经行进17公里,爬升了1000米,十五个月没有锻炼的我已显疲惫,加上温度迅速降低,不得已找地方扎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拆掉木屋的空地,但是此处并没有活水,笨鸟又在溪水之上来来回回的寻找可以砸出水的地方。看看这个坑再看看另一个坑,中间踩空摔了一跤,后来在下游近200米的地方才砸出了水。
水+平地=营地,再奢求一些无风、美景那绝对是一处绝佳营地。
做饭的时候,手从睡袋里拿出来,都需要勇气。自制姜汤、米饭、蔬菜干做的菜,饱饱一顿。九点半的时候出帐篷上厕所都是速战速决,满天的繁星都无心留恋多看一眼。躺倒睡袋后准备睡觉,关上头灯,整个眼前都是漆黑一片。
睡前笨鸟说今天还有四公里的行程没有走完,按照正常的计划,明天要翻越大牛达坂,压力很大。在下午体力已减弱的情况下,已经不利于翻越达坂,再加上明天还要追赶今天的四公里,我也担心自己会影响活动整体行程。
(笨鸟往下游走去打水,身影已不清)突然间簌簌的声音吓得我整个人一激灵,想着是某只动物来“看看”我们,我对笨鸟说:“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吗?”笨鸟说:“那是风吹帐篷的声音。”我是自己把自己吓过头了,小插曲过后很快就睡着了。
穿了两条羽绒裤,一件羽绒服一件毛猴,脚上套了羽绒脚套,可是夜里醒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冷。只求快点睡着,一觉到天明。
徒步第二天
2月3日:腊月二十九
徒步11公里,累计爬升590M,营地3030M
昨晚饱满的帐篷,现在已经松垮垮的,还带着一层薄薄的霜;昨晚放在套锅里的水,已经完整的冻成了冰坨坨。烧水融冰做饭,收帐拔营出发。
缺乏光线的河谷里,雪与冰的加持,让整个河谷都充满了冰冷的气息。走在冰面上,因不用在横切的小路上下,倒是节省了很多的力气。但是走着走着你就会发现,不止我们走在这上面,熊巨大的脚印宣告,这是它们的地盘。果然在一个小小的转完后,发现了人类“偷看”它们的痕迹,一个红外线摄像仪牢牢的绑在一个石头上,镜头指向河谷更深处。
(红外线摄影仪)
不断往宁家河的上游走,坡度越来越大,峡谷也越来越窄。爬上一个冰坡后,峡谷陡然变得开阔,冰面也比之前任何一处宽阔。因蓝天与宽阔冰面在此相遇,让这里的峡谷也透着淡淡的幽蓝。
峡谷回归了之前的狭窄,坡度大到已经不适合继续在冰面行走,横切到右岸上方的小路,远离沟底,也得到了太阳的垂怜。海拔上升不明显的时候,穿起简易冰爪又回到了冰面,太阳正好,微风不燥,心情也随之舒展开来。我自己给自己定义为“可行走的拖油瓶”,所以笨鸟已经决定今天不再翻垭口,所以今天11公里的路也便不再急着赶。当速度慢下来的时候,有了时间抬头看一看蓝天,湛蓝天空干净的不挂一丝云彩;某处的活水用尽全力冲破冰面,有着如泉眼般不断喷涌的景象,因水的不断添加,周围的冰也比其他地方要高出一截,水越过“城墙”滑下去的时候,形成一层一层的梯田模样。
大面积的碎石出现,预示着已经到了宁家河的源头,也就是到了大牛达坂的脚下。零乱的碎石间偶尔可见活水,碎石滩的右侧上方又有一处平坦的草地,便决定在此安营扎寨。我拿着水袋又走回水源地打水,顺便把流水周边的冰砸掉,以防明早这流水结冻不易打水;笨鸟则是继续前进探寻明天的路,路在左侧的山坡上,但是爬升较多,沿沟继续上,爬升少但碎石较多,两者相比,结合我俩以往经验,最后决定,沿沟爬碎石而上。
(第二天营地)
吃完饭后,把明天的路餐分装好便钻进睡袋不再出来,没有昨天的疑神疑鬼,一夜还算舒服。

徒步第三天

2月4日:腊月三十

徒步11公里,累计爬升866米,累计下降895米。营地海拔3020米。2019年这一年共走了八条高海拔线路,所有线路中,只有两天是感觉辛苦异常,翻越大牛达坂这天便是其中之一。尽管春节冬穿玛纳斯河是2019年的第一条线,将近过去了一年的时间,但爬垭口时胸闷气短的感觉依旧清晰。
相对于念青东曲通A线上的大石头而言,这段沟里的碎石简直是小菜一碟。穿过后不久右转,便开始了今天的垭口之路。大牛达坂,玛纳斯河三个达坂中最轻松的一个达坂,但是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却是最为辛苦的一个。随着海拔的升高,风也随之变大,速度减慢随之产生的热量也降低,已经不能满足身体散发失去的热量,太阳虽然高挂空中,将热量毫无保留的送过来,依旧无济于事。寒冷的状态下过于劳累,是无心观察周围的风景的,在接近垭口的位置又看见了熊的脚印,顺着脚印看过去直到左侧的半山腰,已经无心害怕,完全没了第一天的兴奋与紧张,也无力气猜测左侧的山腰上是否住着一只熊。
这段不足800米的爬升,且海拔在4000米以下,我却用了三个小时。自己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也让笨鸟产生了担忧。后面两个达坂,无论坡度还是爬升都是大于大牛达坂。“行走的拖油瓶”再次拖累了这个仅有两人的队伍。辛苦爬上来的达坂,却没能得到登高望远、极目远眺感受山河壮美的机会,呼呼的大风赶着我们快点离开。垭口后的一段横切还有太阳的照拂,陡转急下便走进了山的阴影下,瞬间被寒冷侵袭,就想走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流向金沟河的支流,慢慢形成了规模。走在冰面上,可以减少很多的上下,但是摔跤的概率却是增加了较多,尤其是在下坡。这不,一脚滑下去,为了摔的轻一点撑住了登山杖,新的BD登山杖却因此弯曲。不远处的牧民点本是第二天的计划营地,现在与他擦肩而过。为了明天可以顺利的翻第二个达坂——喀腊哈依特达坂,尽量往前多一些。继续往金沟河的上游走时,遇到一块平地有活水的地方,便不再继续向前。
▲第三天营地:春节窗花
搭好帐篷打来水,我便从背包拿出一张福字,贴在帐篷门口。无奈透明胶不能粘在帐篷上,且这红色的窗花,色彩完全与帐篷融合。但无论如何,今天过年,仪式不能少。回到帐篷后,仅带的两块牛肉拿出来,对笨鸟说:今天过节,要吃好的,呐,牛肉。
一块牛肉,一张窗花,便是过节。

徒步第四天

2月5日:正月初一

徒步17.4公里,累计爬升1118米,累计下降1315米,营地海拔2860米。十点钟准时出发,穿着冰爪走在金沟河的河道上。右拐后,河谷尽头的半山腰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十几条冰川,这里便是金沟河的源头。在寒冬腊月,被冰川包围,不是件美好的事情。手冰冰凉,在坡度不大的地方,手都是藏在羽绒服的口袋里,不敢拿出来。
这是我的第一条新疆线路,前三天,大部分都是走在河道上,并未意识新疆的路很难走。但是今天,真正的体会到了新疆的路。在河道冰面较陡的时候,回到了右侧的路。即使是明显的小路,但上面依旧是布满了鸡蛋大小的石头。这种石头,太小又不能当垫脚石踩过去,石头间隔过小,又放不下整只脚。惹不起也躲不起的路,就只要委屈脚丫子!
通往喀腊哈依特达坂路上,因冰川的加持,积雪牢牢的霸占着陡峭的牧道。在小达坂前的最后一段砂砾路,坡度大、有冰雪,登山杖牢牢插进砂砾里,才防止往下滑去。如蜗牛般,终于挪到了小达坂的位置。小达坂过后的一小段下坡的山坳里,成了雪花的庇护所,笨鸟前面走留下的脚印,等我再踩上一脚,雪瞬间过了膝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垭口。
远处,覆盖着薄雪的群山连绵;右手边的冰川,比刚刚垭口路上的体积要大许多。沿着山脊而下,直到与东边的山坡相遇的地方,快速的右拐进入峡谷。狭窄、落差大、羊道密布,沿着峡谷一路下降。此时天色逐渐暗淡,已经放弃了前方一处没有水源的草地,后面要赶快找地方扎营,不然天一旦黑下来,风险就会增加许多。终在七点半到达牧民的夏季牧场岩石羊圈。
▲第四天羊圈营地
天山深处,一面河水,三面岩石,岩石上看不懂的字,放在金庸里,一定是修炼盖世神功的地方。一脚踏在羊圈里,踩上去软软的,天然羊粪地毯,非羊毛,但都是羊身上出来的。此处海拔已经下降到2860米,逐渐有了灌木和乔木。吃完饭后捡了一堆树枝,便在岩石的一角生了火,烤鞋子、烤袜子、烤睡袋、烤脚丫,但是没有烤包子。睡袋干爽,烤完火后身上也暖烘烘,再加上天然地毯,这夜睡的格外舒服。

徒步第五天

2月6日:正月初二

徒步6.3公里,累计下降684米,营地海拔2200米。昨天沿冰往上游打水的时候,发现了两道动物的脚印,所以今早天蒙蒙亮去打水的时候,便把头灯的亮度开到最大,环照一圈之后才开始打水,中间不断的抬头看向四方。有时候知道是自己吓自己的偏多一些,可是依旧忍不住做一些多余的动作让自己安心。十点钟,准时出发。穿上冰爪后沿冰而下,但是几米后便发现,今天想走“捷径”已经行不通,冰面太陡,脱掉冰爪就回到了路上。
从北疆到南疆,胡杨率先感知到了这一变化。狭窄陡峭的河谷,越往下走,活水越多,胡杨林也越多,树下的羊粪也越多。还有些新鲜的羊粪,这里大概是野羊的“家”,避风的峡谷,流动的活水。冬天的胡杨林,萧条、肃穆,完全没有了秋季时的绚烂。冬天的胡杨林,简约、真实,毫无保留的展示它的姿态。冬天的胡杨林,磊落、坚毅,风雪侵蚀中依旧傲然独立。
穿出胡杨林,陡然开阔的三岔河谷,右后方通往木孜达坂,海拔4212的冰川达坂;左手边前往且腾达坂脚下。这一段路走的太悠闲,出了胡杨林后,有太阳有木柴,便决定今天不再翻越且腾达坂,而是在这里躺尸一天。出了胡杨林后,在开阔的河道上寻找活水,一路看一路砸,哗哗的水声就在脚下,任凭你使尽十八般武艺,冰层连裂缝都不曾出现。
▲大型动物的战利品
野羊多的地方,大型的野生动物必然也会多,这不他们的脚印就出现了。继续走,冰面上的脚印一排排、一串串,不知是哪几位在此切磋武艺。仅几步后,出现了“爱的魔力转圈圈”,猜测此处肯定打过一架。可以想象的到,胜利者用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战利品,防止它的挣脱。果然,左侧岸边,一只被开膛破肚的北山羊,永远的躺下了,肚子里未消化的草也撒了出来。可怜的羊啊,不是进了人类的肚子就是进了熊的肚子。虽然此处的熊脚印偏多,但是这只未吃完的羊,却让我们放下了心。羊都没吃完,这附近的熊,肚子肯定是饱的。
▲破冰取水未果
走到了且腾达坂的河谷口,仍然没有找到活水,便把包放在这里,继续往下游走,哗哗的水声越来越大,且再往下越来越窄、越来越陡,猜测拐弯的地方应该会有活水。这几天一直行走在河谷,还是走出来了些经验
▲第五天营地:且腾达坂河谷口
看到水后,便回头找营地,终在达坂河谷口的对岸,找到一处平地。扎帐篷、打水、捡柴、生火,舒适惬意的享受这冬日午后的太阳。

徒步第六天

2月7日:正月初三

徒步13.6公里,累计爬升1324米,累计下降1407米,营地海拔2150米。鉴于昨天过多的熊脚印,今晨两人结伴去往下游打水。烧水、做饭、吃饭、收包、拔营,近十一点钟才出发。
且腾达坂,全程爬升最多的达坂。翻看以往的帖子,也曾有过在达坂扎营的队伍。在达坂扎营,风险相对来说会加大许多,但达坂的风光向来无限好,是太阳最先达到、最后消失,饱览山河壮美最佳的地方。
▲界限分明的南北两侧
且腾达坂是一个具有迷惑性的达坂,因山口的最低处并不是达坂真正的位置。所以通向达坂的路,应该在海拔3020米处右转,之后沿着山脊蜿蜒而上。在假垭口并没有下去的路,大多数的队伍选择直下,但直下往往是最危险的。且腾达坂的位置在山口最低处右侧的山脊上,海拔3440米。右拐横切便是下山的路,牧道明显,直至呼斯台郭勒河谷底部。
▲且腾达坂下山路
翻越且腾达坂,对我来说,却是三个达坂里最轻松的一个。四个小时,累计爬升1324米,包括中间午餐休息的时间。今天已经是第六天,身体已经适应,加上昨日轻松异常,晚上又休息的好,体力自然是好于前几日。爬达坂,很顺利。可是,顺利未能继续持续下去。下坡的路,是明显的牧道,坡度不大,按照往常的经验,这样的路可以很快就能下到沟底,但是这次却出了问题。鞋子是出发前新买的,下坡时出现了鞋顶脚趾的现象,越走越痛,越走越慢。出山后发现,两个大脚拇指都大面积发黑、变空,大半年后新的脚趾盖才重新覆盖。
到呼斯台郭勒河谷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只得快马加鞭到河谷口,那里是今天的计划营地。这段布满了胡杨林的河谷并不好走,比之昨天,更陡更狭窄。在这段秋季同样绚烂的胡杨林河谷,匆匆而过,完全了没有了昨日的休闲与惬意。不过这里同昨天一样,有着较多的羊粪和野羊头骨,想必这也是野羊冬日栖息的地方。走到河谷岔口,胡杨也在此止步,也便到了营地。
▲第六天营地
玛纳斯河主河道,咆哮的水声从宽阔的冰面下发出沉闷的声响,可以想象的到国庆过河时的凶险。这也是我们选择冬日而来的最主要原因。搭帐篷、捡柴、打水、生火、做饭、烤睡袋,营地六部曲。

徒步第七天

2月8日:正月初四

徒步14公里,累计爬升436米,营地2450米。找平整宽阔结实的冰面,走到河流的对岸。昨天傍晚打水的地方,今晨的水位已经下降了半米多。即使严寒冬日,水位的变化依旧如此的明显。没有了过水的风险,但是呈东北—西南走向的峡谷,且两侧是陡峭的崖壁,太阳的温暖迟迟不能送达。也得益于两侧山坡对太阳的阻挡,寒冷的峡谷与奔腾而过的河流相遇,形成了冰面支离破碎的景象。固然寒彻透骨,也没阻挡在这里多停留拍照的行动。脱掉手套,拍不了几张照片手已冷透,手机(华为P20Pro与Mate9)脱离了口袋的温度,出现了严重掉电的情况。
近六公里后,过河,沿着河谷左岸继续走,此时属于南疆的植被越来越多。红柳、梭梭开始大面积的出现,南疆到了,意味着我们的行程快要结束。之后的路迹明显,便放开了脚步走。又一段胡杨林,奇形怪状或倒或立。以为会这样一直走下去,直到营地,但是你永远不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事情。
▲狭窄的冰道
左手边陡峭的崖壁,右手边奔腾的河水,崖壁下是不足一米宽的冰面,但这冰面是唯一的通道,只得小心翼翼的通过。冰面的惊吓刚刚结束,又出现了惊喜。
一串有气无力的咩咩声,召唤我们望去。一只幼年野羊,身体浮在水中,下巴抵在冰面上,冰面的缺口,使得野羊没被水流冲走。可能是在喝水的过程中,踩滑落水。俩人也没多想,卸下包,从水中将羊拉了上来,打颤的四肢已经不能站稳,眼看就要倒下,便又往上拉了一个台阶。
浑身滴水的野羊,在风的招待下,开始结成冰。心想,这只羊如果不被冻死,也可能很快成为附近野生动物的盘中餐,便决定就近找柴烧火给羊取暖。流水冲下来的柴,附近土坡上的枯草,成了羊最后的救命稻草。火生起来了后,羊使劲儿的往火堆里靠,致使羊毛被烧焦。

一堆火不够,又捡柴,围着羊生了一圈火。因羊是卧在冰上,肚皮上的毛结冰,黏到了冰面上。为了让其站立起来,忽略了羊身上的病菌类,笨鸟将羊抱起让之与冰面分离。

终于站起来的小羊,在火堆旁没有离去。但是笨鸟的一个触碰,让羊的防御心苏醒了,顶了他一下,便跑到了旁边的山坡上。能跑起来就好了,后面的事情只能小羊自求多福啦!
▲第七天营地:日常烤睡袋
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后继续上路了。沿着乱石的河滩走了一个小时后,岸边高地,一块大石头后面扎营。搭帐篷、捡柴、打水、生火、做饭、烤睡袋,这一天因羊而与众不同。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U3OTg3NTgzNg==.html营救小羊全过程视频记录

徒步第八天

2月9日:正月初五

徒步22公里,累计爬升610米,营地海拔2760米。▲日常灭火,每次都是将火灭掉才出发
沿着宽阔的河谷一路缓慢上升,在经过昨天的计划营地木屋不久后,先是看到几只鸽子在地上觅食,后又听到犬吠声划破天际直达耳朵。觅食的鸽子和不友好的狗叫声,却是一阵惊喜。在寒冬腊月的天山深处,具有人类的足迹,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牧民,从树后的屋子走了出来。这是他们的冬季牧场,每到冬天便会赶着牛羊来到这里。
▲柴门闻犬吠
▲风吹草低见牛羊
他说,继续往前走,还有好几家牧民,这段时间正是他们转场的日子,下山的车子多,你们说不定还可以遇到顺风车。
果真,继续往下走,看到了清晰的车辙印。车辙印似乎是一个开关,看到它,腿中所藏的力气全都一股脑的消失了。
▲宽阔的河谷
▲第八天营地
▲牧民口粮,炸馍馍
来狗叫声。在河滩交叉口避风处,搭建着几座简易蒙古包。因狗叫声出来的牧民,邀请我们进蒙古包取暖,并将他们的口粮炸馍馍和羊肉包子拿出来招待我们。不大的蒙古包,一大半的面积是通铺,被褥整齐的码放在靠边的地方。通铺上离床檐最远的柱子上,用一根绳子拴住了刚会跑的小孩,将他的活动区域限制在了通铺上。

天色渐晚,骑马踏冰而来的牧民,将上千只羊,两百匹马,赶了回来,叫声凶猛的小狗们,帮助牧民拦截乱跑的羊只。入夜,也是这些狗看护着羊群,半夜连绵的狗叫声,不知是否有狼的光顾。

徒步第九天

2月10日:正月初六
徒步19公里,累计爬升600米,夜宿静和县。狗叫声中,拜别牧民,往淖尔湖方向前进。
▲艾尔肯刚满月就上岗的小狗
住在艾尔肯的牧民,正将羊赶到河对面,几只狗是他的护卫。其中一只刚过满月的小狗,蹲在石头上,瑟瑟发抖,也没忘记自己的使命,对着我们一阵狂吠。牧民大叔是汉族,讲着流利的普通话,告诉我们你们今天肯定会遇到下去的车。他的这一句话,内心装满了期待,以至于在敖包拐弯的地方,发动机工作的声音都当成了车启动的声音。
▲破冰取水饮马
敖包对面的山坡上,住了五六家牧民。我们到时,他们正用发动机抽水喂马,短暂的停留聊天,也讲今天有下山的人,你们会遇到车子。山坡上陆续下来几个妇人,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们。估计心里在想,是什么让这俩孩子想不开,在寒冬腊月从宁家河走到了这里。
连续几波牧民都说今天会遇到车子,我便对今天肯定会坐上车子深信不疑。两点钟、三点钟、四点钟,终于遇到了从对面驶来一辆皮卡车,热情豪爽的大哥说,等着我一会回来带你们。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在行进19公里,还有两公里即将达到今天计划营地淖尔湖时,后面驶来了一辆白色的越野车。两个蒙古族大哥,趁春节放假,开车到牧民这里专程来吃羊肉,因为假期结束,他们正要回去。
大哥让我们上车,说把我们载到有车的地方。简单聊天后,最后500元将我们带到和静县。到了县城意味着热水和热饭,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往淖尔湖方向,海拔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冷。蒙古族骨子里的勇敢和果断,在这一段结了厚厚一层冰的陡坡中,展现的淋漓尽致。旁边山坡上一辆刚刚报废的越野车,就是这一危险路段的最好证明。报废越野车的主人,在重金下也没有找到敢将车子拖出去的人。冰封的淖尔湖,在飘落的雪花中渐渐模糊,因为名字太好听,在进山前幻想着她是不是有着瓦尔登湖般的宁静,也期待在此的扎营。车窗内匆匆一瞥,就与之再见。
▲照片所呈现的画面,远远达不到眼睛所看到的震撼
一场大雪覆盖了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前方连绵的雪山与挂着薄云的蓝天相遇,一切都太过梦幻。至此,冬穿玛纳斯河顺利完成。( 本文作者 : 葡萄架下的布丁 )

关注微信公众号

《春节,冬穿玛纳斯河》

观看游记完整版。

发表于:2020-2-26 14:32


徒步11公里,累计爬升590M,营地3030M 昨晚饱满的帐篷,现在已经松垮垮的,还带着一层薄薄的霜;昨晚放在套锅里的水,已经完整的冻成了冰坨坨。烧水融冰做饭,收帐拔营出发。

 

上一篇:怎样才能作一名有素质的房车人?爱护环境从身
下一篇:没有了


谢家集新闻网 ICP备案:皖icp备150083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