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翼装飞行人士评价:安安的翼装飞行次数太

  时间:2020-05-28 16:54 来源: 作者:谢家集新闻

摘自《 剥洋葱people》公众号:

李力评价,安安翼装飞行在圈里已经是大神级的,她技术是很好的。

但也有不少圈内人指出,安安的翼装飞行经验或水平,或许尚未能驾驭天门山路线的难度。天门山是国内相对成熟的翼装飞行场地,山形陡峭,从主峰山顶的观光台起跳入悬崖,是一个不错的低空飞行路线。

“低空翼装飞行难度和危险性更高,没有容错率。”李力解释道,翼装飞行分为高空翼装飞行和低空翼装飞行。高空翼装飞行一般是从直升机上起跳,离地面高度至少在2000米以上,而低空翼装飞行在一个定点起跳,比如天门山的观景台就可作为一个定点,“高度飞行足够高,你才有时间去打开降落伞,一把伞有问题还有备用伞,但低空飞行没有容错,有人一辈子也没事,有人跳一次就出事了。”

2012年以来,天门山举办过八届翼装飞行世锦赛,每年都会邀请一批挑战者参赛。天门山也因此成为国内外翼装职业飞行员的训练场地,中国的职业翼装飞行员张树鹏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已在天门山飞了超过一千次。“可能每一个中国翼装飞行员都有飞天门山的梦想。”秦峰说。

资深翼装飞行人士刘刚介绍,安安作为非职业选手,这一次翼装飞行的路线和职业选手选择的并不相同,她从离地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这属于高空翼飞范畴,整个飞行过程都是开阔的,难度大大降低,危险相对性也更低。

但这并不是一个纯高空的翼装飞行,从直升机起跳后,安安要飞行经过几个山顶的摄影机位,飞行高度下降到距离山顶300米,又进入低空翼飞区域,这需要她在高速下降过程中找准航线。

“从直升机跳下来,往计划的低空路线飞的这个过程,完成难度很大,”刘刚告诉记者,飞行员需要不断确认高度表,确认能够在800米左右的高度打开降落伞。“翼装速度快,开伞前需要减速缓冲,如果人没反应过来,有可能来不及开伞。”

“300次左右的翼装飞行还是太少,安安的总跳数还是不够。”刘刚直言,安安的翼装飞行经验在国内算不错的水准,但放眼全世界,她还是个新手,“我翼装跳伞超过1200跳了,依旧还是学习训练的阶段,安安现在应该还是摸索熟悉这件freak-3翼装的阶段。”

“路线理论上是没问题的,但安安的翼装飞行经验不足,去了一个陌生的不是开阔的环境,高度落差变低不少,过程中没有参照物,经验不足容易判断不好。”刘刚说。

“没带GPS和手机是一个疏忽。”多位圈内人告诉记者,这是每次翼装飞行都需要携带的通讯设备,放置在翼装前侧口袋里即可,“防止没有降落在指定降落场,可以联系基地派车来接,或直接报警求助。”刘刚称,在视频拍摄活动中,飞行员甚至会选择戴着蓝牙耳机保持通讯。


不要再动不动就吹所谓的大神了,那些'大神'都是被吹si的。一个想急于速成的人迟早会出事,

发表于:2020-5-19 18:19


[摘自《 剥洋葱people》公众号: 李力评价,安安翼装飞行在圈里已经是大神级的,她技术是很好的。 [size=15......

 

上一篇:四川省山地救援总队:2020年5月甘孜州巴塘县亚莫
下一篇:安徽21名驴友在牯牛降景区迷路,深夜紧急救援


谢家集新闻网 ICP备案:皖icp备15008364号-1